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
小說推薦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全后宫穿进逃生游戏
赔率被逐渐拉低。相应的,夏清阳能从赌池里捞回来的钱就变少了。
不过她看得开。
钱虽然赚的少了,可通过这种方式,每一次决斗后,都会入账大笔的信仰之力。
按照影响力越重,提供的信仰之力越多的理论。夏清阳从这群大人身上捞到的信仰之力,是之前所有副本加在一起都比不了的。
明日方舟漫画选集
道君总是得意地跟夏清阳说,游戏规则现在肯定气得半死。还让她不如就一直留在这个副本里,把这里的信仰之力都榨干了再走。
夏清阳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另外,因为夏清阳每一次都全押自己获胜,所以雪球越滚越大。
现如今,她手里已经有了3亿奥拉币。
于是她就拿出其中1亿奥拉币,交给佩拉尔,让他帮忙对外宣传一下自己——
如今,佩拉尔与夏清阳关系匪浅的事情,在魔塔内外都已经不是秘密了。
佩拉尔也很努力。
在他的有意传播下,夏清阳的胜迹被传扬开来。
毕竟能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连胜六场比赛,从最底层,打上负十一层的犯人,毫无疑问是非常具备培养潜力的一颗新星。
许多大人物,或是大人物的评估师,都注意到了这个绰号是“鬼步女”的犯人。
就这样,时间很快来到了她的第七场决斗前日。
这场决斗的对手刚好是地表1层。
狼性大叔你好壞 小小肉丸子
也就是说,如果夏清阳这场获胜的话,她就算是完成了她的阶段性小目标——打上地表。
“昨晚发你的对手资料,都看了吧。”
下午时分,佩拉尔把夏清阳请到休息室里,略有些忧虑地问。
“看了。”
夏清阳答得有些心不在焉。
她此时正靠坐在沙发里,用手指模拟练习着刀招。
“这次的对手非常难缠,就算是你,可能也对付不了他。”
“嗯。”
“真是,怎么好像我比你还急似的。”佩拉尔十分无奈,“到了地表之上,就不能单单通过层数判断实力了。像你这次的对手,虽然才1层,但是他极擅长精神攻击,就算是一些二三十层的犯人来了,都可能会中他的招!小姑奶奶,马虎不得啊!”
“我知道。”
夏清阳抬起眼来,表示自己真的听进去了。
她有认真看佩拉尔昨天发给她的资料。
说实在的,初看见时她很惊讶。因为她明天的对手竟然是一条人鱼。
各个世界的神话故事里,都会有人鱼或者海妖的传说。
在这些传说当中,海妖通过美妙的歌声,蛊惑过路船只里的水手,让船触礁沉没,把船员变成美味的腹中餐。
夏清阳这次的对手,就差不多拥有这样的能力。又因此被称为“亡魂歌者”,或是直接简称“歌者”。
锈铁之书
还有,由于对手是人鱼,所以本次对决的场地很特殊,是一片模拟海洋生态的巨大水池。
对夏清阳这种两脚兽而言,海战显然是不占优势的。
“没发现吗,你这次的对手,就是照着你的弱点挑的。”佩拉尔摇摇头,“海战,还有精神攻击,全都是你不擅应对的。”
目前,在外人的视角下,夏清阳就是一个身法不错、学习能力极强,又因为有着佩拉尔这个地下狱卒长支持,所以武器很精良的犯人。
其中,擅通过身法与对手纠缠,然后把对手的招式学习过来,是她最大的特点。
所以,佩拉尔说的没错。
海战限制了她的身法。“歌者”的能力特殊,又杜绝了她现场偷师的可能性。
最重要的是,精神攻击是绝大多数人难以招架的。容易一挨即死。
这次的对手,确实像是专门针对她而出的一张王牌。
——只可惜,这张牌出进她手里了。
她信仰之力护体,最不怕的,就是精神攻击。
既然他们“好心”,给了她一个这么好的演出舞台,那她就必须把这场地表之战打得漂亮,演得精彩,才不算辜负。

当然,夏清阳从没有告诉过佩拉尔她的底牌。
也就是说,这一切佩拉尔还都全然不知。
他操心地拉着她叨叨了半天,最后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两个小盒子:
“喏,为了帮你应对‘歌者’,我给你准备了这些。花了我好些奥拉币呢,你可得给我争气啊。”
夏清阳一怔,接过。
这倒是她没想到的。
为了明天的决斗,佩拉尔竟然给她准备了两件宝物。
看着她一样一样地拿出来,佩拉尔给她介绍:
第一样宝物叫水纹珠。就是一粒珍珠大小的小珠子,压在舌底可在水下呼吸,帮助夏清阳水下作战。
第二样是一条挂坠,叫“净心”,是镇守精神的至宝。用佩拉尔的话说,歌者这种水平的精神攻击,净心能抵挡至少二十分钟。
“谢谢。”
御天
夏清阳知道,这两件宝物肯定价值不菲。
虽说佩拉尔也从她身上赚了不少,但他们两人建立的合作关系里,没有要求过佩拉尔为她准备这些。
“谢什么。你爬得越高,对我的好处就越大,我也是为了我自己。”
佩拉尔还挺不习惯夏清阳跟他这么客气的。
夏清阳一笑。
“不过,说来奇怪。史密斯先生那边已经很久没动静了。我派人打听了,这次安排歌者跟你对战的人,好像不是史密斯先生。”
佩拉尔微微皱眉,语气难掩疑惑。
其实,夏清阳上次决斗的对手,就不是史密斯安排的。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史密斯被挫得元气大伤。
一方面是气的,另一方面,则是每次给夏清阳安排对手,都要花费他大笔财力和人脉资源,实在耗费不起了。
所以大约是发现了这样赌气对自己没好处,史密斯默默放弃了找夏清阳麻烦的事。
佩拉尔眼下奇怪的就是这一点。
如果不是史密斯,又会是谁找夏清阳的茬呢?
“想不到就别想了。”夏清阳宽慰他,“等敌人坐不住了,自己就会跳出来的。”
佩拉尔好气又好笑地看她:“你还挺自信。看来是很有把握赢下明天的决斗了?”
“也不是那么满。”夏清阳笑,“九成九吧。”
佩拉尔无奈地起身,明显没把夏清阳的话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