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女狂妃:偏執妖王纏上癮
小說推薦棄女狂妃:偏執妖王纏上癮弃女狂妃:偏执妖王缠上瘾
向岚清粲然一笑。
“有件事想与堂哥商量。”
向朗月将向岚清迎进屋,“进来说吧。”
向朗月的屋子跟他这个人有相似之处,干净、硬朗、不拖泥带水。
“不知堂哥在向府住的可还习惯?”
向岚清接过向朗月倒的茶水。
“多亏清儿妹妹打点,一切都很舒适。”
“记得儿时,堂哥也曾在府中住过些许时日,只是那时候我年纪小,记忆浅。一别这么多年,堂哥再次回向府,竟觉得恍若隔世。”
向岚清的脑海中对向朗月印象不多,但却记得十岁那年,从西域回皇都探亲的向朗月曾送给她一件很珍贵的胡笛礼物。
那时的向岚清被人骂作是向家最不中用的嫡女,但向朗月却没有对她有过一丝的嫌弃。
胡笛现在还存放在向岚清的妆台柜子中。
“我随父亲在外漂泊惯了,如今重回皇都,倒是很贪恋这里给我的家的感觉。”
“向府便是堂哥的家,”向岚清眉心微动,抿嘴一笑,“其实今夜来,是妹妹有一事想请堂哥帮忙。”
向朗月坦然道:“妹妹有事便提,只要我能做的,都会帮你。”
向岚清起身对着向朗月躬身行礼,向朗月忙也起身将她扶起。
“妹妹希望,由堂哥代为管家一阵子。”
她的话让向朗月大为惊讶。
“我久不在向府,又是庶出子,恐怕……”
金鳞非凡 小说
向朗月言语中多了几分担忧。
農門長嫂富甲天下
“如今堂哥也已经回归向府,又在世家试炼中获胜,更何况堂哥跟随七皇子修书,是皇都人尽皆知的事。论修为论人品,堂哥管家,我都最为放心。”
向岚清的眼神清澈,看向朗月是多了几分真诚。
向朗月见她是深思熟虑过的,倒也不好再推托。
“妹妹若是相信我,我自然会尽全力管好向家。只是,妹妹是要出远门吗?”
向岚清沉声道:“我虽是向家家主,又得二皇子器重,但以我玄阶三等的实力,终归是难以服众。所以我要入魁星阁闭关一段时间,待修为提升后,再重回向府。”
向朗月点点头,“妹妹深谋远虑,都是为了向家,令人佩服。”
權少搶妻:婚不由己 小說
“我还有一事想请堂哥帮忙留意。”
“请讲。”
“七皇子……我想请堂哥帮忙调查一下七皇子和二皇子的关系。”
慕修渊虽然看上去温文尔雅,但他毕竟也是皇族中人,向岚清还是需要小心一些。
向朗月大抵明白向岚清心中所想,并没有多问。
“好,我会替妹妹留心。”
“多谢堂哥。四弟弟和五弟弟一个稳重,一个机灵,我会让他们帮堂哥一起应付府中琐事。”
有了向朗月帮忙管家,向岚清也能安心待在魁星阁修炼。
……
风间堂。
跟储离喝了十壶酒,慕凰承此时头痛欲裂。
偏偏皇帝让他帮忙批看奏章,因而只能强忍着不适进行公务。
浑身是伤的千羽走进屋,一见到慕凰承紧皱眉头,揉着太阳穴似是难受的样子,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忙凑上前,替他轻轻地按着头部。
“领完了罚,回来了?”
慕凰承没有抬头,只是斜眼看了一眼千羽身上的伤口。
“主人愿意给千羽机会,千羽日后一定更加尽心伺候主人。”
千羽小心翼翼地说道,再无往日的俏皮模样。
定制
“伺候就不用了,能把本皇子交代的事做好,我也就谢天谢地了!”慕凰承从柜子中拿出一瓶药酒,“自己去涂上。”
千羽眼眶泛红,“就知道主人舍不得千羽受罚……”
“要哭去外面哭。”
慕凰承语气冷冰冰的。
千羽一下子将眼泪憋了回去。
“那我先去涂药,一会儿回来给主人按揉。”
“药酒味道重,本皇子熏得慌,不用来了。”
慕凰承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千羽有些失望,但还是听命于慕凰承。
“千羽知道了。”
慕凰承突然想到什么,“那日你刺杀鹿瑶时,你说宫中有人帮了她一把?”
千羽忙点头,“没错,那人实力很强,竟然在一瞬间就能突破幻境,抵挡我的黑羽,而且他消失的速度极快,我觉得,他至少天阶实力。”
千羽的话让慕凰承眉头皱的更深,一双桃花眼在紧皱的眉头下,变得更加低垂。
“那只鹿竟然与宫里的天阶高手是一派的,本皇子怎么觉得有些可疑呢。”
他凌厉的目光投向千羽。
千羽连忙跪地、
“千羽没有欺骗主人,千羽不是为了洗脱自己的无能才编造出天阶高手出现的!那人实力高超,修为高强,是我亲眼所见!”
慕凰承见她吓破了胆,想必也不敢有所隐瞒。
他收回目光,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那就等等看,看这只鹿背后那个高手,究竟想干嘛!”
……
次日。
天刚蒙蒙亮,向岚清便收拾好了行李,拖拽起还在睡懒觉的雪玉。
“走啦!”
雪玉一个激灵吓得跳了起来。
“这才什么时辰!你比鸡起得还早!”
说着雪玉又要倒头继续睡。
向岚清一下子揪住了他的毛发。
“不许睡了!学艺要趁早没听过吗!”
见雪玉已经再次进入梦乡,向岚清无奈地摇摇头,将雪玉抱在了怀里。
她来到储离的房间,但储离已经没了踪影。
向岚清早已习惯他的神出鬼没,叹了口气,与雪玉踏上了去魁星阁闭关修炼的路途。
魁星阁门口。
向岚清望着高耸的阶梯不再打怵,她运转灵力,一轮灵盘汇聚于掌心。
我们终将迈步向前~天彦棒球部涂鸦
她将灵盘挥向面前的阶梯,只见石阶幻境瞬间消失。
但眼前的光景还是让向岚清吃了一惊!
当初有谦师兄突破幻境后出现的大门和门槛不见了踪迹,此刻向岚清脚下,竟然是一条河!
而河对岸数百米的小岛,竟然才是魁星阁的大门!
“这是什么鬼——”
向岚清仰天长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