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駙馬
小說推薦逍遙小駙馬逍遥小驸马
“陛下,臣以为这件事情同样重要。”
极品败家仙人 巨火
翟桥手持笏板不肯回到朝列之中。
这让老皇帝十分不悦,不过翟桥是自己召入朝中为官的,为了不让天下想要投奔自己的人才寒心,老皇帝也只能强忍下这口气。
“先议齐默遇刺一事。”
老皇帝扬了扬手,目光不经意间落到了陈高的身上。
后者旋即站了出来,手持笏板拱手道:“臣以为燕国背信弃义,刺杀我朝驸马,天人共愤,当立刻发去国书质问!”
“陛下,臣······”
翟桥仍要继续再言,这时候太子姜裕也站了出来,出言打断了翟桥的话。
“父皇,齐大人忠心为国,却数遭刺杀,儿臣以为除了向燕国发国书之外也当对齐大人予以补偿,不可寒了臣子们的心。”
“啊,太子殿下所言甚是······”
姜裕说完,陈高又立马跟上了姜裕的话,让翟桥根本无从插嘴。
就这样,姜裕和陈高二人你一句来我一句去的,硬生生的将早朝给说的退了朝······
“陛下让嫂子带着孩子进京?”
躺在摇椅上好不惬意的齐默睁开了眼。
姜婉有些生气的点了点头,“父皇的诏令昨日便已经离京了。”
齐默面无表情的说道:“说起来诸位皇子中还是大舅哥这一支先有了皇孙,想见孙子,陛下的这个借口倒让人挑不出错。就是不知道孩子一进京还能不能离开那是非之地。”
一阵急促的脚步逐渐走近,却又在不远处忽然停下。
齐默循声望去,见柳青正停在不远处的廊道内来回踱步。
“过来吧。”齐默冲柳青喊了声。
“公主,驸马。”
见柳青满脸的愁容,姜婉知道他是听说了他妹妹和外甥的事情,宽慰道:“放心吧,柳姐姐不会有事的。”
“末将明白。”
柳青应了声,但神色显然是依旧担心。
齐默便道:“过段时间换战马的事情秦国那边应该就能商量好了,到时候这批战马是肯定要送去建康的,你就负责去送吧。”
“多谢驸马。”
柳青闻言,脸上愁容消散了不少。
“娘子,你说那个翟桥是不是和范任或者闻人兴德不对付呢?或者是和这两个都不对付?”
柳青走后,齐默向姜婉问道。
一想到自己之前还帮翟桥挡掉了范任和闻人兴德弹劾他的折子,结果他一转头来就想把自己郡守的位置给撸掉再弄回建康城去当个不自在的京官,齐默就觉得一片赤诚给了狗。
“那位翟中丞我当初在宫中的时候就听说过,素有清名,他那样的人,想来向父皇谏言也只是对事不对人。”
“可是还是觉得好气啊。”
齐默摇了摇头,都道是退一步风平浪静,可是齐默却是忍一时越想越气。
从摇椅上坐了起来,齐默望着姜婉十分认真的开口道:“娘子,你说我要是模仿范任或者闻人兴德的笔迹给翟老妇人写一封信,不需要说什么此情难消的,哪怕只是单纯的问个好,就是故意让翟桥知道有这么一封信,你说他会不会气疯了啊?”
“噗嗤!”
姜婉望着齐默,良久,没忍住笑出了声。
“那还是算了,人家老夫老妻的都一起过了那么些年,我就不搅和了,有点缺德。”
齐默摆了摆手,又躺了下来。
这样破坏人家感情的事做起来确实太缺德,齐默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是也还是有些底线的。
只是齐默尚不知道,在此之前,已经有一封书信从敬亭书院寄到了翟桥的家中,这其实就是那日早朝之上翟桥一直死咬着齐默不放的原因;而另一封信也在闻人兴德的家中润色完成,即将寄往建康······
建康城,翟府内。
书房内的翟桥阴沉着脸紧握着两封从宣城郡寄来的书信,花白胡须气的直抖。
“范任,闻人,你们欺人太甚,就不要怪我!”
“好了,说不定他们二人就是闹着玩的,你还当真了。”
翟桥的身旁,站着一位老妇人,她正笑着轻拍着翟桥的背,给他顺气。
砰!
“两个都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真是不知羞耻!”
翟桥被气的不轻,猛地拍打着面前的书案。
吸血鬼殿下别咬我
“知道他们俩这是想惹你生气你还发这么大的火,你是不是傻?”
懶悅 小說
被翟桥刚才敲书案的那一声给吓到,老妇人没好气的白了眼翟桥。
“多大的人了,他们俩越活越回去,你也一样不成?”
突然想到了什么,翟桥忿忿的说道:“不行,我也要给他们的夫人写信!”
话音刚落,翟桥只觉得周遭的空气陡然之间就冷下去几分,一股萧瑟杀意在自己身边萦绕。
“想好怎么写信了没?要不要我帮你写啊?”
翟桥吓得连忙堆起了笑脸,对自家夫人解释道:“一时气话,一时气话,夫人莫要生气。”
只见翟老夫人浑浊的眸子中射出一道凛冽的寒意,直冲翟桥,“呵,真的是一时气话吗?我怎么听人说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你之前要是没有这个想法,今天的一时气话能说出来?”
“哪能呢,夫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后来我都没怎么和范任还有闻人联系了,更不要说他们娶的是哪家的娘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