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人王
小說推薦蓋世人王盖世人王
许多人心神摇颤,言称三年就能入道的烈惊云,竟然被斩断了双臂……
钧天太粗暴了,拎着圣宝就砍,完全没有顾忌他们的身份。
楚烈他们见怪不怪了,钧天都胆敢领兵去攻打天霞洞天,而今在他的地盘上何须忌惮这些年轻英杰。
金阳洞主的心情无比恶劣,这一次共商大事面对张远山提出的条件已经非常憋屈了,但烈惊云贵为封王者血脉,他竟挥剑就砍。
金阳洞主很难站起来,始终被张远山压着,至于后者表现的无比轻松,体内有恐怖的大杀器在觉醒,隐约蔓延出雷光!
“雷锤可是打开封王洞的钥匙!”
丁天道面容难看,差点忍不住出手将其夺走,封王洞关系重大, 乃是天霞王在造化之门中攻占的无上秘府,规模比任何洞天福地都要高出一筹。
执掌封王洞,未来封王的希望才会更大,丁家来的人情绪全部爆炸,可又敢怒不敢言。
“诸位,年轻一代的争斗,我们就不要参与了。”
楚鼎天联合各方老洞主站了起来,堵在殿门口,禁止任何人走出去。
祖山的氛围无比压抑,烈惊云英俊的面孔写满了狰狞,咬牙切齿道:“你怎么敢?”
他依旧在质问,时代变了吗?曾经俯视天下的封王者,雄关开创者的后代,竟然被后世之人拎着圣宝攻打。
“体内流淌着封王者的血脉,你以为就是封王者了?”
钧天豁然间抬起脚,直接踩在烈惊云的脸上,将他高傲的头颅踩在大地上蹂躏,险些溅射了一地。
“啊……”
烈惊云真的要气疯,流血的残躯发颤,心肺咳血,这不得不让人胆寒。
“人王你太过分了,竟敢将封王者的血脉踩在地上,你还知道自幼生活的环境是谁给你的吗?”
天妍雨的脸颊涨红,这和将他们踩在地上有什么区别。
“十大封王者的功绩谁都不会质疑,可是你们这些人算什么?能代表封王者吗?狗仗人势的东西!”
钧天抬起脚封住烈惊云疯吼的口鼻,体内散发的杀意更为恐怖了。
“还有谁活腻了,仗着祖先功绩胆敢在祖山撒野,站出来让我看一看。”
钧天冷漠的话语传遍祖山,脚踏太阳之体,居高临下俯视这些封王者后裔,充满了威压大世的无上风采。
妖孽奶爸在都市
“人王,烈惊云不过多说了几句你就如此羞辱,这般行事真的不怕夭折吗?”天妍雨大怒。
“曾经很多人对我说过同样的话,可惜坟头上爬满了野草,你要不是要尝试一二?”钧天冷冷看着天妍雨。
“你仰仗圣宝算什么?有能耐和我单独较量一场。”天妍雨向前走来,娇躯朦胧出雪亮的剑芒,璀璨犹如圣宝投影。
“分明是你们仗着封王者血脉在这里以势压人,看不起后世之人来这里干什么,你不是想去造化之门吗?去啊,舔着脸让我主人帮忙干什么?”
墨宝儿化作蛟龙宝宝,趴在钧天头上,指着小爪子点向天妍雨,嗤之以鼻:“既要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可耻。”
“孽畜!”天妍雨通体剑芒滚滚起伏,恨不得活剥了墨宝儿。
“那就不用圣宝!”
钧天立身之地,阴阳二气如海汹涌而来,抬起大手向前压来,阴阳二气勾勒成一只巨大的手掌,缓缓向前压来。
苏长青掏了掏耳朵,年轻人不讲武德!
“你……”
天妍雨气得颤栗,她如何匹敌?祖山的格局已经养成,阴阳共济的格局中普通道藏级都能直接压制。
“啪!”
钧天一巴掌抽在天妍雨的脸上,她面目格外痛苦,牙齿成片崩断,承受不住横飞出去,一路上滚下山。
这幅画面令人窒息,人王的强硬绝非他们能想象的。
“混账,我堂兄不会饶了你!”天妍雨在山脚下凄厉大叫,憋屈的发抖,出关后本以为可以俯视天下,享受世人的膜拜,却没想到在这里栽了跟头。
“所谓的底蕴既然是维系雄关的安危,现在滚出来干什么?仗着祖先赐给你们的血脉,胆敢在这里作威作福!”
钧天立在祖山之巅,发出一声怒喝,口鼻溅射能量,茫茫一片,勾勒出一头天龙,吼起来惊雷咆哮,洪水卷天。
“噗!”
天妍雨被音波震的花枝乱颤,七窍流血,五脏六费都要裂开,她硬生生昏死过去。
祖山的弟子心绪激荡,紧握着拳头,快要忍不住大吼出声。
大批现世之人涨红了脸,心潮澎湃,关键时刻还得是人王才能压得住场面。
“还有谁自诩身份高贵,觉得天地以你们为尊,可以站出来继续挑战我!”
钧天通体阴阳二气环绕,神威愈发的强盛了,犹如化作了阴阳道尊,超级大阵都赋予他阴阳法则。
一些人面皮狠狠抽搐,这种局面谁敢挑战他?
“人王你做的有些过分了,想和举世封王者后裔为敌吗?”天老站起来喝道。
“几个败类杂鱼罢了,如果其他封王者后代觉得我祖山就该被他们欺压,大可来报复我!”
钧天冷冽道:“今日乃是我们祖山一脉邀请天下同道在这里共商大事,身为客人在这里指指点点,伤我祖山一脉弟子,做人都做不清楚,还想要封王?”
烈惊云快要气死了,封王血脉与金阳镜沟通,奈何金阳洞主被张远山给压住了,连同圣宝也被定住。
“你挣扎什么?”
钧天将他提溜起来,两个大耳光抽的他鼻青脸肿,将其砸在地上,冷冽道:“去,给我祖山一脉的弟子道歉!”
“瑞你到底……”烈惊云满脸是血,不过满嘴牙齿断开了,说话严重了漏风,听不清楚究竟是什么。
“人王!”
天族第三位封印者猛地站起来,冷漠道:“我们言语上是有所逾越,可你仰仗底蕴和圣宝这般羞辱,当得起护道者的身份吗?”
“护道者不是给你们表演功法的。”钧天眼神一冷。
天绝身躯高大,黑色长袍在风中乱舞,道:“我们只不过想要看一看生命起源路的法门,并没有其他的意思,都说祖上路举世无敌,我想领教。”
“好啊,给你机会,入道级一战,出手吧!”钧天通体光辉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气吞天下的信念。
“好,那就一战!”
天绝双目大睁,封王者血脉刹那间轰鸣与起伏,沉睡的天王体迎来了觉醒,无论体质与命轮都飙升到巅峰状态。
“杀!”
他发出一声长啸,挥动的大手银白炽盛,溅射出万丈剑芒,特别在封王血脉的加持中,直接打出天族圣宝的无上投影。
天剑诀!
这是天剑王耗费心血开辟出的绝学,银色剑芒显照在天地间,像是一挂银色天河向前轰来。
“轰!”
钧天腾起大手,捏拳印,没有动用任何的神通与绝学,大成领域的万道体爆发,天地万道呈现,他犹如跻身在三十三重天国度中的至高战神。
“三十三重天!”
来的封王者后裔不由得心惊,钧天的挥动的拳头爆发万道光雨,像是浩瀚的流星雨从天而降,刹那间击穿了银色剑芒。
有人觉得天绝被一拳给轰穿了,但在关键时刻封王宝血散发出奇异的伟力,挡住了部分拳势。
无色无味
腹黑老公小萌妻
钧天惊讶,但尽管如此,天绝的手掌已经变形,连同臂膀跟着扭曲了,继而整条胳膊碰的一声,炸开了!
哗!
祖山一片喧哗,天族的天绝,封印漫长岁月的天王体,就这样被碾压?
天老脸色铁青,内心更有一抹惊骇,现在的钧天究竟有多强?一旦塑造出肉身圣胎,岂不是要翻天了!
火烟云花容失色,钧天比昔日神魔擂台上的状态,还要强大鼎盛!
“啊噗!”
天绝残躯颤栗,哀嚎着滚落下山。
大批强者仰头望着屹立在顶峰的身影,纷纷感受到无敌的威严,像是面临永远都不可匹敌的战神。
“天绝,你怎么样?”
他的同伴迅速下山,将天绝搀扶起来,看着他烂掉的臂膀都触目惊心,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他还在咳血,面容苍白,心神颤栗,道:“此人的战力太过恐怖,肉身强盛的吓人,这是无敌之姿,唯有天炎出面才能与他争锋。”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