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戰神
小說推薦最強戰神最强战神
林然在给鹤无双解决了功法问题之后,便告别了北晴居士,和苏菲一起离开了芙蓉庵。
他也没去秦门,也不知道是不是担心自己扛不住秦晚夕的魅力。
日后,这秦家将会成为林然在南岭十万大山中的大本营,他会给予很大的资源倾斜,尤其是和黑海的卡门监狱,两边会产生深度联动。
而他此番和无双剑派所结下的“善缘”,在今后会对秦门的崛起形成极大的帮助。
不过,林然现在能够感觉到,北晴居士给自己打通的那个通道,还在持续不断地变窄。
自己若是还想像之前对付司徒雄健那样,再做出大体量的源力灌输,恐怕已经很难了。
不过,这至少让林然看到了痊愈的希望,以后再来南岭,就可以请北晴居士再出一次手,再把自己体内的那条通道拓宽一点——怎么越说越不对劲了。
“如果摸索出了斩炎刀中的星空之力的使用方法……到时候不妨剖一次腹,反正也死不了,说不定就起死回生了。”林然在心中想着。
“喂,你要不要送我回一趟双山岛?”苏菲笑着问道,她的声音把林然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送回去可以,但是我就不上岛了。”林然摸了摸鼻子,笑道:“在双山岛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把苏倾城当成了暗恋对象,我去了可不就是在往自己的身上集火吗?”
“那是早晚的事儿。”苏菲说道,“对了,之前我还让你提防一下南宫鹰翔来着,他可算得上是你的头号情敌,但是自从婚约之事曝光出来之后,这家伙简直无比消停,似乎当这一切全然没有发生过,也不再骚扰倾城了。”
“也许他被我的王霸之气震慑了?”林然笑了起来。
“不不不,也许是另外一种情况。”坐在副驾上的苏菲表情微微变冷,红唇轻启:“会咬人的狗不叫。”
听了这句话,林然的眼睛里面也闪现出了丝丝缕缕的精芒,随后,他笑了起来:“看来,苏菲姐对我这个情敌的评价可不怎么高。”
“所有觊觎我们家倾城的,我都不喜欢。”苏菲瞥了林然一眼,“除了你,把倾城送到你嘴边,你都不要。”
林然笑了笑,眼神之中透出了一抹悠远:“或许还不到时候,日后说不定有机会。”
苏菲的眼中光芒流转,顾盼之间,光彩阵阵,轻声道:“流氓。”
終極小村醫 小說
…………
仇舞蝶一觉醒来,觉得浑身的伤痛已经好了大半,只有那些断骨的位置还在提醒着她,昨天到底受了多重的伤。
这样的恢复速度,简直不可思议,这位剑派圣女之前也是闻所未闻!
而这一切,都和林然那匪夷所思的手段有关!
短短的两天相遇,从大仇到大恩,仇舞蝶到现在还觉得很是有些难以置信,心中的恍惚感极重。
不过,虽然断骨处还有些疼痛,但是,仇舞蝶这一觉却睡的神清气爽,根本 没有半点重伤之后的疲惫感。
这时候,一个灰衣身影走了进来。
她的一头青丝并未盘起,而是倾泻而下,直落纤腰之间。
那系于腰间的带子,把那盈盈一握的纤腰展现地无比清晰,而那腰与臀的比例,又把那纤腰的弹性与柔韧性表现得淋漓尽致,如若是那些异性见了,不知道多想把双手扶在上面。
正是鹤无双。
林然的源力在她的体内流转了一晚上,虽说是为了修补功法的不足之处,可也从侧面把鹤无双的内伤医治得七七八八了。
这位漂亮掌门现在已经行动自如,根本不像是和半步S级强者激烈战斗后重伤的状态了。
“师父……”仇舞蝶用没受伤的那条胳膊撑起了身体,看着鹤无双的样子,有些意外,“师父,你的状态怎么这么好?”
不擅长游泳的JK
的确,哪怕身上有伤,哪怕一夜没睡,此刻的鹤无双也是面色红润,皮肤弹嫩紧致,就像是在春雨中被滋润了一夜。
这种变化,就像是女人迈过了从青涩到成熟的那道关口。
“昨夜,林然帮我修改了一下剑派功法,把不足之处全部都完善了,等你伤好之后,我再把改动之处全部教给你。”鹤无双说道。
仇舞蝶更加惊讶了:“一夜的时间,就把功法修改好了?这……”
“秦门之主,天纵之才,如果不是亲眼见到,真的很难相信,世间竟有这般人。”鹤无双回想着昨夜林然那专注的神情,不禁有点出神,平日里那冷傲的面部线条,此刻也显得分外柔和。
仇舞蝶见状,咬了咬嘴唇,轻声说道:“确实,他除了有点坏,其他都挺好的。”
这句话好像还挺矛盾,但是,仇舞蝶确实是有资格这么说——毕竟,林然把她满身骄傲击碎的方式,着实有点羞人。
鹤无双说道:“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能和这种超级强者阴差阳错的结下友谊,对于我们剑派来说,也是大有裨益的事情。”
这句话说得颇有掌门风范,很是官方。
仇舞蝶的眸光微动,她直视着师父的俏脸,把她的每一寸细微表情都收入眼底,微笑道:“师父,这真的是你的心里话吗?”
“当然。”鹤无双微微正色,说道,“我在你面前,何曾掩饰过自己?”
仇舞蝶笑道:“我觉得,既然已经化干戈为玉帛,不如就往前再进一步。”
鹤无双的眸光微凝:“舞蝶,你的意思是……”
其实,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显然已经猜到答案了,或许,只是不那么坚定自己心中的想法而已。
“把公事变成私事,把生米煮成熟饭。”仇舞蝶用没受伤的手揽着鹤无双的纤腰,轻笑着说道:“师父,我觉得你们好般配。”
“休得乱讲。”鹤无双的俏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似乎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真实心情,说道:“我倒是觉得,你和林然更般配呢,再说了,你都已经被他看遍了。”
仇舞蝶听了,似笑非笑地说道:“那,不如我们一起拥有他?”
“你……乱说什么呢?”鹤无双伸出手,覆盖在仇舞蝶的额头上,“我看看你是不是烧糊涂了……居然说出这种荒唐言……”
超級 透視
“师父,我可没发烧呢。”仇舞蝶拉住鹤无双的手,声音之中带着罕见的娇嗔味道:“师父,我从未见过你对男人流露出这般情感,所以,答应我,要正视自己的内心,好吗?”
“你想多了,我们和林然才认识两天而已。”鹤无双躲开了弟子的目光。
“可是,有些人,只见过一面,却一辈子都忘不掉。”仇舞蝶说着,眼底忽然掠过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战意。
随后,一丝笑容在她的俏脸之上荡漾开来,轻声说道:“师父,我其实也挺喜欢他呵斥我的样子。”
这是被调-教上瘾了?
鹤无双的表情,瞬间变得精彩了起来。
…………
此刻,林然和苏菲已经离开了南岭山区,正驾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
“话说,你真的不跟我上双山岛吗?岛上很多人都想见你呢。”苏菲还在孜孜不倦地邀请着。
“我得回宁州,全国高校教师大比就要开始了。”林然可不想现在就把自己挡箭牌的作用发挥出来,而且,他和双山岛的某些人还有血仇呢。
苏菲撅了撅嘴:“你看,我就知道,我这通房大丫头没有倾城的待遇。”
林然看了看坐在副驾上的苏菲,安全带从她的胸口穿过,明显把雪山的轮廓勒得更清晰了一些。
林然忍不住地笑道:“刚刚那句话的形容词倒是没用错。”
“什么?”苏菲瞥了林然一眼,“我虽然没听懂,但肯定没好话。”
“哪有,我对师姐充满了敬重。”林然笑道。
花生是米 小说
回到地球當神棍 小說
“那以后对我这个通房大丫头可得温柔一点。”苏菲眨了一下眼睛,美眸之中光芒流转:“可不能因为身边的莺莺燕燕太多,就把姐姐我给忘了哦。”
“绝对不会。”林然很是认真地说道:“我的心里绝对有苏菲姐的一席之地。”
他这话倒是没撒谎,苏菲一次又一次不遗余力地帮了他那么多,林然可都是记在心中的。
“哼,算你有良心。”苏菲听了这话,望向了窗外,抿了抿嘴,不再言语。
只是,从林然的角度看去,她那线条柔美的侧脸,似乎多了几分红晕。
“对了,师姐,这些年里,是不是追求你的人也有不少?”林然忽然问道。
“别的门派倒是有些想要通过和我联姻来加强和双山岛的关系,但是,那些门派掌门或者长老的子弟,都是歪瓜裂枣,我一都看不上。”苏菲扭头瞥了林然一眼,笑道:“他们哪有弟弟你帅气贴心?”
“这倒是,我很赞同姐姐的审美观。”
两人一路聊着天,径直驶向双山岛。
而这个时候,苏菲的身上传出了手机铃声。
一看电话,却是温玥欣打来的!
“小玥欣,你找我什么事情啊?”苏菲笑着说道,“你可是我手机通讯录里的稀客呢。”
经过了上次被苏倾城和林然联手救下的事情之后,温玥欣开始和双山岛的苏家走得越来越近了。
“苏菲师姐,你和然哥在一起吗?”温玥欣开门见山地问道。
“当然。”苏菲眨眼一笑,眼睛里面涌现出了慧黠的神情,“我们已经在一起呆了好几天了呢。”
“……”电话那端的温玥欣明显沉默了一下,大概也是被苏菲的话搞无语了。
随后,她又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苏菲师姐,今天岛上有客人来了,是天命谷谷主落千山,和他的儿子落天宇。”
苏菲的眉头轻轻一皱:“他来干什么?”
温玥欣说道:“来向倾城姐提亲。”
而此刻,苏菲分明看到,身边林然的嘴角已经翘起,掠过了一抹玩味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