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天乩
小說推薦無限天乩无限天乩
“这就是甜言蜜语呀?那以后我就经常说说。”龚云笑笑拉着秦尧去洗漱。
“真的有办法了?小红能告诉你?”秦尧洗完脸刚想把洗脸盆里的水放掉,袖子里的小红蛇突然从她的袖子里滑落下来掉进了水盆里。
騎貓的魚 小說
“小红。”秦尧赶紧慌张的去捞它,担心它会溺水。
可是在水里的小红就宛若一条泥鳅,轻轻扭动了一下身子就溜走了,并且还在水里表演了起来。
“它在水里比在外面还灵活/?”秦尧诧异的叫道。
听到秦尧的惊呼,龚云甩着手上的水走了过来,看到小红蛇那如鱼得水的样子笑道。“和你说了它是神兽还不信,现在眼见为实了吧?”
“它真是它太让人意外了。”秦尧将手探进水里,小红蛇立刻游了过来在她的掌心一甩尾巴撩起一朵水花。
“嘻嘻哈哈,好可爱居然还会游泳!”秦尧被逗笑了。
“蛇本来就会游泳好不好?对了,你知不知道一个叫无谷山的地方?”龚云扯起一条毛巾第秦尧擦着脸问道。
“无谷山?那是一座雾山,常年都被浓雾笼罩,就连卫星都无法查探其中的景物,你怎么……。难道你说能解决我问题的东西在无谷山?”秦尧一下子呆住了。
无谷山距离人类猎杀区还有上千里的距离,那里可是变异兽的地盘,就目前来说还是人类的禁区,人类目前所能猎杀的变异兽大多都是从大陆深处游离出来的。”
“是啊?怎么了?我去就准备一下,我马上出发。龚云轻松的摆出一个笑容。
“不行,那地方太危险了,以你目前的战力去那里太危险了。”秦尧猛的一把拉住龚云,就好像他立刻就会出发了一样。
龚云爱抚的摸了摸秦尧的发丝,“别说什么危险不危险的了,只是有点危险,又不是必死之局。你忘了?我们说好的要一起创造不一样的人生的,只是求安全怎么创造不一样?”
无谷山在什么地方,有什么危险龚云目前丝毫不了解,但是他不在乎,只要能解决秦尧的问题他就必须去。
“我不要你去,无谷山已经脱离了希望岛掌控区域,一旦有什么事救援都来不及,我不要你因为我去以身犯险,我不在了,还会有人来辅助你,我做不到我们的目标了,但是你还可以呀?”秦尧扑倒龚云怀里紧紧的将他抱住。
她很感激龚云为了自己以身犯险,也确定龚云不是放空话的人,作为一个女人来说,身边的男人肯为自己做这种危险的事,她已经很知足了,但是她不想龚云去犯险,因为这是他放在心里的人。
“别的女人?你有双胞胎姐妹吗?要是有我就答应你。”龚云要短道。如今在希望岛的体制下,连自己的父母谁是都不知道,就更别提什么姐妹兄弟了,双胞胎那是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为了优生,即便是有人孕育了一个双胞胎,也就极大的概率被拿掉一个。
“这是正经事。”秦尧用无力的拳头捶着龚云。
“尧儿,你放心,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不做常人不能及之事怎么创造不一样的人生?难道做一个猎户就是我们不一样的人生?放心,只要你准备好就不会有问题。我可是人类唯一的一个自主进化者,要是连这么点考验都过不去,那以后还能有什么发展?”
“相信我,我可以,你也可以。看看我们身边发生的事,红色石头,还有小红,我们不是一般人。”
“再说了,如果真的失去你,你以为我还会有动力去改变人生吗?一个连自己的女人都能舍弃的女人还能有什么作为?这是一股气,这股气不能散掉,一旦散掉了就什么都没有了。”龚云拥着秦尧轻轻的晃着安慰。
秦尧虽然不想因为自己让龚云去犯险,但是龚云说的道理她十分理解。如果遇到困难就放弃,那么以后再遇到同样的事他依旧会选择放弃,那样的他就不会再有什么建树了。不一样的人生本就是建立在能为常人不能为的事件上,如果不是这样又何谈改变呢?
“但是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次不成就回来弥补不足,准备好了再去,不孤注一掷行吗?”秦尧可怜兮兮的仰起头,“如果你回不来我现在的状态很快就会随你而去的。”
她这么说并不是有多担心自己,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是龚云的唯一的牵挂,如果对方不回来自己很快就会死,这对龚运来说是保障自身安全的筹码,同时也是她给龚云一个不能强迫自己的要挟。
一次不成回来做好准备再去还有机会,如果和以前一样冒失的话,那么处在绝对危险之中的就不只是一个人了。
要挟这个行为,大多都是处在恶意状态下的,但此时此刻确实善意的,是爱的萌芽。
她和龚云虽然已经视对方为爱人了,但毕竟在一起的时间还太短。有爱,但还没有真正的完全融合。
他们从相见相识到在一起总共还不到一个月时间,即便是有爱也还处在相互尊重的阶段,这份爱的粘稠度也还没达到他们爱的顶峰,而在这一刻他们已经开始向着顶峰攀爬了。
“量力而行是吧?放心,我这人向来不做冒失的事。”龚云搂着柔软的娇躯应承。
“你还不冒失吗?每次都不顾我的劝阻一意孤行。”秦尧有了你别无所求的伏在龚云的胸腔里,听到那咕咚有力的心跳声她感觉到了一种安宁。
“那是你总是低估我的能力,看不起人。”龚云说着突然伸手,手掌宛若一把大笊篱把正在戏水的小红蛇给捞了出来。
秦尧双手对在一起接住,然后看着它乖乖的爬进自己的衣袖里去了。
“走吧,去吃早饭,然后回家做准备,这里的很多食材咱们那里好像还没有。”龚云道。
“嗯,你先去点餐,就要和咱们昨晚一样的,我去洗个澡。”秦尧重新焕发生机,恢复了那种活泼但却不缺乏小鸟依人的姿态。
“一起吧,我昨晚也没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