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又突破了
小說推薦朕又突破了朕又突破了
喀嚓!
孽台镜仿佛无法承受这只龙爪,在其出现的一刻,居然传出破碎的声音。
镜中老妪身穿黑袍,大袖拂动。她被收拿在龙爪当中,枯瘦惨白,森戾可怖的脸上蓄满了惊恐。
忽然,镜中空间出现变化, 黑气散逸,下方露出一座座坟墓。
这些坟墓多的难以计数,触目间至少有数万,数十万之多,一直绵延到视线尽头,触目惊心。
轰!
镜内阴气沸腾, 那些坟墓里, 涌起无尽的死亡气息。
老妪趁机张口吐出四枚符号。
这四枚符号, 融合无数孤坟涌起的气息,对应四方。
老妪周边虚空崩溃,她跌入其中,成功挣脱了龙爪的束缚,发出得意的笑声:“祖龙的力量也不过如此,在这镜中洞天,任你神通广大,能奈我何……”
随着声音,她的身形跌入破碎的镜内空间,倏然消失。
然而,她重新出现在另一处位置时才发现,自己依然被拘禁在龙爪当中,刚才的脱身,只是自以为成功的假象,根本没能挣脱龙爪的拘禁范围。
九州母鼎进入境内世界, 重定天地四方,镇压了镜内颠倒错乱的方位。
当其和龙爪相合,这一只祖龙之爪,便是天地乾坤也能尽数收纳其中。
龙爪五指,蓦然收紧。
不仅是老妪,甚至整个孽台镜都被压制。
当五指收紧,老妪的身体四分五裂,下方显化的千百万座孤坟,也在龙爪的威压下泯灭消散,化作缕缕阴气,崩溃消失。
连镜中无垠的黑暗,在龙爪灼热的光芒照耀下也在减弱。
老妪被绞碎的身躯,崩散成一道道阴气,毒蛇般扭动想要重聚,却见龙爪上化出两条小龙,一口咬住老妪崩散的身躯。
镜内响起老妪的惨叫。
她的身躯被两条小龙吞食炼化,彻底消融。
让人意外的是,当老妪的头颅炸开,居然化成了天庭之主的一道法身。
他目光威凌,连走数步,足下空间位移,却是同样无法走出祖龙爪子笼罩的空间。
“原来天庭之主也释放了一缕神念进来,想祭炼掌控这孽台镜,虽然没有成功, 却趁机和这镜子里的器魂相融,对其形成了影响。
怪不得镜子里的器魂老妪,对朕敌意如此之重。”
在老妪之后,天庭之主这道化身般的气息,同样被龙爪握得粉碎。
让人意外的是,在同一刻,孽台镜竟然也碎了,镜内的空间裂痕密布。
赵淮中怔了怔,从镜中洞天脱身而出,俯瞰下望。
就见镜面如玻璃般支离破碎,有些碎片正在消散。
就算得到地脉神龙加身,化出一缕祖龙的气机,力量暴长,气大活好。
但是不应该啊。
先天器物就算是不朽也无法损坏,怎么会如此轻易破裂。
赵淮中追溯因果,抬头看去,天壁之上,在他的视线透视下,露出了另一面镜子。
原来孽台镜有分化真假镜像空间的能力。
它感觉到赵淮中显化祖龙的力量过于强大,立即转化时空,如同壁虎断尾,任凭恶力演化的老妪被赵淮中毁掉,真正的镜子已经分离出去,暗中想要遁走。
这时,空中真正的孽台镜骤然缩小,化作一个原点,往空间深处遁去,跳跃闪烁,刹那千里。
赵淮中探手抓出。
但是有两种力量同时出现,对他形成阻挡,帮助孽台镜遁走消失了。
彼端的遥远距离外,天庭之主坐在天庭主殿里,周身仙光四射。
赵淮中进入孽台镜的时候,他就生出了感应,所以及时出手,隔空投送力量,阻拦赵淮中收拿孽台镜。
同一时间,还有另一股力量也在阻拦赵淮中,那是一朵金色的火焰。
初代妖皇的金乌之火。
赵淮中探出去的手,第二次化出了龙爪。
瞬时,天庭之主隔空投射的仙光和金乌之火,分别被龙爪上脱落的两枚符号镇压。
龙爪下,时空仿佛在回流,刚才遁走的孽台镜,居然被重新抓了出来。
当!
钟声突起。
与偶像恋爱的日子
远处跃出一口青铜古钟,钟体浑圆,符号万千。钟声穿透了距离,错乱了时空。
赵淮中这一爪和破空出现的妖皇钟碰撞争锋,再次错过了孽台镜。
赵淮中又将左手探出,龙吟声响彻九州,覆盖千里的第二只祖龙的爪子出现。
这一次,一枚大印从天际砸落。
印上仙光普照,同样是在阻碍赵淮中对孽台镜的抓摄。
乌皇和天庭之主,居然形成了联手之势,要阻止赵淮中获取孽台镜。
然而,遁走的孽台镜所在区域,压力陡增,浮现出神州万千山河的影像。
四座大山坐落四方,将孽台镜封禁其中。
“借用神州浩土之力为己用,操控人间天地!”天庭之主隔空洞察着变化。
此时孽台镜的镜面里,忽然卷出一条粗大的蛇尾,盘绕缠住了阻路的一座山峦的虚影,发力一绞,山峦顿时倾倒炸开。
孽台镜震动,想要再次遁走。
但其被山峦所阻的时候,空间中探出一条金灿灿的触须。
这条触须凌空一绕,孽台镜所在的百里时空,都在塌陷回缩,尽数落入一只手中。
赵淮中破空走出。
那触须来自地脉神龙。
与此同时,赵淮中此前显化的两只祖龙之爪合拢,周边天地收缩。
妖皇钟和天庭之主降下的仙印,一起被龙爪合拢收在中央无法挣脱,双双炸裂。
这并不是妖皇钟和仙印的本体,是两者分化的气息,隔空参战,被祖龙的力量压制崩溃。
尘埃落定!
遥远距离外,初代妖皇和天庭之主皆是眉头大皱,同时出手,想不到孽台镜还是落在人皇手里。
康伊国境上空,赵淮中伫立在夜空中,目光穿透界壁的阻碍,和天庭之主隔空对视,随即又看向虚空深处。
在遥远的时空外,站着一个手托古钟,身穿绿色帝王袍的老者,正是初代妖皇。
他本要赶来争夺孽台镜,但赵淮中迅速结束了战斗,已经将孽台镜收入手中。
妖皇略作犹豫,便停住了脚步,想了想,却是传声道:
“人皇,天庭之主执掌三界九州卷,早知孽台镜藏在人间,吸收康伊之国无数生灵的神魂,他不仅没有阻止孽台镜,任其为祸,且在背后推动孽台镜吞噬生魂,积攒恶力。
这三界内的一切,在天庭之主眼里,都是可供利用的工具。
他,不配为天地之主,统领三界。”
Rioko凉凉子-牛头人第二弹
初代妖皇站在时空深处,肃容传声:“秦皇,你独掌两件先天至宝,而今再化出祖龙之身,执掌人间山河已成定局,无人能撼动你的地位。你为凡人之主,而天庭视众生为刍狗。
吾两方联手推翻天庭,而后你我再决胜负如何?”
赵淮中断然拒绝:“若想推翻天庭,朕会自己动手,而不是借助妖族的力量。”
“那你可曾想过,吾妖族若提议和天庭联手,先扫平人间,天庭之主可会拒绝?”妖皇再次传声。
赵淮中眼神微眯:“你可以试试。”话罢终止了传声。
他手里,一面黑色的椭圆形镜子,正在自行收纳下方康伊境内散逸的阴气。
伊康之国,此时正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星之啄
当孽台镜被收走,伊康之国的一切,都开始崩溃。
有些伊康国的修行者,像是失去了力量的根源,发出痛苦的嘶吼。
笼罩伊康数百年的一股气息在消散。
数百年来,首次有清朗的星月之光,能够毫无阻碍的照耀在伊康的土地上。
白药和夜御府部众,已经趁机攻进了都赖城王宫。
城外,廉颇率领的大军,也杀了上来。
都赖王宫深处,康伊之主脸色惨白。
他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却能感觉到都赖,乃至整个伊康的某种气机在消散。
这时,他看见王宫内的虚空出现涟漪,走出了脸戴青铜面具的白药。
康伊之主身畔,还悬着一部竹简古书和一块石板。
竹简古书是记录康伊人修行的最高法典,石板就是精绝人所说的荧惑之石,这两件东西都是孽台镜分化出来,蛊惑康伊人的东西。
当孽台镜被收走,这两件器物蕴含的神异,也开始衰弱。
赵淮中从空中下望,注视康伊之主,顷刻间便将其看穿看透。
康伊国划分修行境界的‘十定’层次,其实并未脱离中土的境界藩篱。
康伊之主突破了十定的力量,大抵对应圣人三境,本来和白药有一战之力。
龙渊
但他的力量根源和孽台镜息息相关。
孽台镜被收走,他的力量也在衰退。
康伊已经完了。
赵淮中从空中收回目光,扭头看了看深空,便跨出步履,返回了咸阳。
仙界。
王座之上,天庭之主脸色少见的凝重。
董琏站在其不远处,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赵淮中吞纳地脉神龙,将神州浩土最磅礴的一股气息收入体内,整个神州仿佛都成了他的领域。
就算后续九州卷和地书完成融合,能敕封群仙,也不可能再影响人皇的地位。
这也是刚才天庭之主,没有继续和赵淮中争夺交锋的原因。
此外,他还要顾忌妖皇的存在。
而赵淮中吸纳地脉神龙和自身相融,显化的祖龙之力,让天庭之主非常震惊:“祖龙是传说中所有龙的源头……是跳出三界外的无上存在,怎么会在他一個人间国主身上出现。
好在,他并不具备完整的祖龙之躯,只能显化龙爪……”
对面的妖皇也是和天庭之主相同的心态。
孽台镜落入赵淮中手里,在人间之地,妖皇亦觉得无法从显化祖龙之力的赵淮中手里,再将东西抢走。
群星闪烁,夜色渐深。
皎洁的月光落进了咸阳殿。
书房里很安静,内侍们在殿外伫立。
宫灯的光芒下,赵淮中正看向手里深黑色的椭圆形古镜。
这孽台镜里,居然有一条龙在游曳移动,龙目隔着镜子和赵淮中对视。
刚才赵淮中收拿这孽台镜时,镜子里探出的龙尾,绞碎了阻路的山峦,就是这条龙的尾巴。
“这孽台镜里秘密不少的样子……”
赵淮中嘀咕之时,那镜子里的龙目发出一缕光晕,竟尔有一个穿红衣的女鬼,从镜子里走了出来。
Ps:求订求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