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新白蛇问仙
翻越山岭,踏上另一条偏僻官道。
雨停了,又是一个夕阳天。
自称是贤者弟子的贤者
老虎行走时与大多数走兽不同,虎爪比豺狼鬣狗的爪子更灵活,厚厚的肉垫,走过泥土路会在后边留下一串蒲扇大爪印, 路过的地方听不到任何鸟鸣兽吼。
遇到人烟已是傍晚时分,偏僻穷地方日落而息。
路边谁家黄狗狂吠,气势汹汹从石墙上露个狗头,老虎扭头看了一眼,黄狗呜咽哀叫蹿进屋子。
就听碗盘碎裂和翻桌子声,然后是主人家气急败坏怒骂。
虎背上的白雨珺摇头。
“这些不能吃。”
老虎摇摇尾巴表示听懂, 嗅着鸡鸭牛羊的味道忍不住舔了舔舌头。
村里闲汉看天色差不多了, 眉开眼笑悄声出门, 暗叹今晚那些可恶的狗竟变得老实,不出门咬道了,挺好的,越安静越好。
鬼鬼祟祟来到谁家院落门口,村里矮墙简单的院门拦不住闲汉,轻松翻墙进院里。
左右看看,猫腰笑嘻嘻来到屋门前。
像个虾似的弯腰低头把眼睛凑到门缝,先学鸟叫。
总裁强攻:明星娇妻别想逃
压低声音坏笑打招呼。
“嘿嘿~马寡妇~马寡妇~”
透过门缝看见相好的匆匆过来,边走边梳理头发。
“小点声!来这么早被隔壁撞见怎么办?”
令人牙酸的拉动门闩声,接着吱呀一声门从里打开,笑眯眯的女子看见了眼前低头猫腰的闲汉,再往前一看, 矮矮的院墙上有一颗毛茸茸大脑袋,像簸箕那么大,一动不动往这边张望。
瞬间,笑容逐渐缺失, 眼睛越来越大,条件反射用力关门……
嘭!
“哎哟……我的鼻子哎……!”
闲汉鼻子撞的酸痛整张脸火辣辣, 待回过神发现房门从里面闩上了。
疼的眼泪哗哗看不清也站不稳,靠门坐下用袖子擦眼泪,想大骂又不敢大声嚷嚷怕被人知晓摸寡妇门,擦着擦着,怎么感觉院墙上多了个东西。
再擦一把脸,用力睁眼。
啊……!
带颤音的尖叫打破村里晚饭后宁静。
白雨珺和老虎见没热闹可看只好继续上路。
又走了将近二十里。
终于抵达小镇,百余大小不一的房屋聚集成镇,北面靠山,中间一条东西走向的主道,北坡山谷流淌而来的溪流穿过小镇,石拱桥是镇子的中心,淡蓝色夜空下,镇子零零散散稀少烛光。
没几栋砖石房屋,全是茅草土房,石头和黄泥砌墙,再用掺杂了草杆的泥土覆盖外表,木房梁,茅草做屋顶。
家家户户都会栽几棵果树, 花开时能给平凡生活增加色彩,夏秋季节也能给孩子解馋。
山岗上远远望去会发现镇子中心石拱桥旁有巨树。
树上缠满红线, 旧的发白,新的艳红。
白雨珺乘虎快步跑进小镇里,让坐骑往高挂灯笼的地方去。
天黑了,街上没人。
来到灯笼跟前抬头看,悬挂的旗帜上写有客栈二字,罕见的格栅窗纸是亮着的,里面挺热闹,酒肉味儿让老虎吸了吸鼻子。
“敲门。”
老虎可不懂什么是敲门,厚实虎爪随意划拉。
今晚客栈里住客挺多,几个镖局镖师在堂里闲坐,另有几位江湖游侠大口灌酒,边喝边聊些江湖上的事,就听一声巨响。
哐当!
门突然就碎了,然后,好大一颗虎头堵住客栈前门往里面瞅。
举杯的游侠愣住,酒坛洒了也没注意,认真挤痘痘的大胡子镖师眨眨眼,大约两个呼吸时间,尖叫声呼喝声混合座椅翻倒声爆发。
客栈大堂彻底乱了。
某个大嗓门抓起铜锣使劲敲。
当当当~
“大虫下山啦……来人啊!”
被吓一跳的老虎一个后跳回到街上,懵懂的老虎好奇一个巢穴里居然有这么多人,像树林里常见的马蜂窝。
年轻小二妈呀一声转身钻进杂物堆里边,掌柜的躲柜台后面。
江湖武者们乱作一团,几位镖师急忙拔刀自保,并招呼后院睡觉的镖局人马助阵。
街道上。
白雨珺耸耸肩,已经来不及解释了,黑灯瞎火的,换谁都得吓够呛吧。
大嗓门依旧用力敲锣,喊的嗓子沙哑。
普通住客连滚带爬跑向后院,镖局武者和江湖游侠们点亮一个个火把,仗着人多举火把提刀冲出客栈,镇里远处被惊醒的汉子们三五成群,手持斧头草叉朝敲锣的地方靠近。
当镖局以及游侠们的火把照亮街道,终于看清马匹般高大威风猛虎真容,齐齐倒吸一口冷气,后背冒冷汗,不由自主后退一两步。
关键时刻镖局头目站出来指挥。
“大家不要散开!火把!火把朝前!别乱用飞镖暗器!”
“快敲锣敲鼓!给我使劲喊!”
镖局头目快速下令,带头用力张开嘴嘶吼。
猛兽对人类而言很可怕,尤其晚上更难对付,经验丰富的镖局头目心惊斑斓猛虎庞大体型,暗道即便不是精怪也快要成精了。
皮糙肉厚暗器无用,莽撞的乱用暗器只会激怒巨虎,只能用对付野兽最好使的土办法。
闹出大动静,把野兽吓走。
和老虎拼命的代价太高,刀口舔血为的是养家糊口,没必要让兄弟们白白折了性命。
老虎听见嘈杂动静愣了一下。
看着明晃晃的利刃,听着那些人大吼大叫,顿时恼了。
四肢绷紧,张开血盆大口朝人群咆哮。
嗷呜!
虎啸极具穿透力的声浪呈环形扫过小镇,继续朝四周旷野山林而去。
古人言虎啸山林百兽退散,深刻在基因深处对老虎的恐惧记忆瞬间无比清晰,嘈杂大叫和敲锣声戛然而止。
当啷一声,锣掉在地上。
远处过来助阵的汉子们听见虎啸后齐齐止步,整个镇子恢复宁静。
安静大概短短一瞬,小镇比之前更热闹。
朝锣声聚集的汉子们转身往回跑,全镇的狗都在叫,牛羊驴子躁动不安,到处都是女人和孩子哭声,越来越多的灯笼点亮,吵吵嚷嚷要找猎户。
白雨珺没想到事情变化这么快。
后退到客栈门口的镖局头目发现有点不对劲,借助火把照明仔细一看,大虫身上怎会有皮带和绳子?
硕大虎头挡住了视线,阴影里的某白拍拍小老虎。
老虎踱步转个方向。
当看清虎背上有人骑乘,人群再次愣住。
“……”
虎背上是谁家小女娃?
传说中的修仙之人?传闻很多修仙人有各种各样坐骑,大城市常见,可年纪太小了吧?老虎真是她的坐骑?
老虎顺从卧下,白雨珺轻松落地站好。
礼貌作揖。
“很抱歉,这是一场误会,客栈损坏的器物我会照价赔偿,受到惊吓的镇民亦会安然无恙。”
声音很好听,空灵自然。
白雨珺认为是自己疏忽大意导致了混乱,该赔偿的赔偿。
也不好因此惩罚坐骑,毕竟它刚刚跟随自己尚未完全开启灵智。
镖局头目松口气。
修仙人大多冷漠不好相处,眼前小女娃看起来知书达礼,不作高高在上姿态,能不冲突最好,年纪虽小,天知道会不会法术有没有法宝护身,何况还有一头凶猛坐骑。
“无妨,幸甚没有误伤,说来也是我等荣幸,能见识仙人风采。”
至于最后那句受到惊吓的镇民无事并未在意。
虎啸震慑整个小镇,肯定有孩童受到惊吓,轻则大哭重则吓出毛病,没人敢多说,镖局头目也不在意,与己无关何必多生事端。
事实上那句话最为神奇,绝非简单说说客套话。
掌柜出面挤出笑容连说使不得,许多权贵捣乱时也这么说过,何必当真,没想到小女娃从布兜里翻出俩银锭,直接塞到掌柜手里,转身回到老虎身边,掌柜哪敢靠近退还银子。
白雨珺将布兜扣上。
“天色已晚,我要住店,先上俩当地特色饭菜。”
摸摸老虎鼻梁。
“我的虎安排后院即可,麻烦买两只羊喂虎,剩下的是赏钱。”
向客栈众人点点头,白雨珺领着老虎往后院去,路过小二身边时看了他一眼,这货吓得浑身瑟瑟发抖蹲在咸菜缸后面祈祷,手里拿着的东西有些眼熟,与山神庙事件庙宇标志相同。
有点儿意思……
掌柜的过来扯耳朵揪起小二。
“拜什么拜!赶紧去后厨让吴大做菜!眼前神仙不拜偏偏去拜连影都没有的东西!”
对白雨珺和老虎笑笑,脚底生风出门,估计去买羊了。
不得不说这掌柜眼光不错,是个聪明人。
来到后院,瞧见一辆上档次的大户人家马车,目光落在车厢门帘圆形印记上,朱砂红,像展翅飞天凤凰,没有任何灵气波动或阵法痕迹,平凡普通。
另外一边几辆大车并排放,值夜看守的趟子手吓得躲车后面。
拉车的牛马牲口惶恐躁动不安。
车把式们强忍恐惧将牲口转移到隔壁小院里,后院成了虎坐骑地盘。
白雨珺费劲解开老虎身上固定用的皮带,踮起脚,将马鞍卸下。
老虎开心的抖抖皮毛,想用带倒刺的舌头表达欣喜,在某白狠狠瞪了一眼后只得作罢,被它舔一口少说也要脱层皮,虎式撒娇要不得。
再三嘱咐坐骑不能乱跑伤人。
斜跨背包的白雨珺抱着纸伞进门,厨子已经做好两盘菜。
堂里众人很安静,不复之前喝酒吃肉谈天说地,看着小不点女娃从后门进来,布兜和纸伞放条凳上,然后跳上凳子准备吃饭。
小碗黍米粥,陶罐炖鸡,以及一盘生长在淤泥里嫩脆根茎做的菜。
闻着很香,美味特色菜肴。
坐凳子上晃荡短腿儿,将饭菜拉近点,开饭。